庄臣欧洲工厂

庄臣使用风力、太阳能、厨余垃圾和其他垃圾等可再生能源

清洁能源犹如一阵清风:通过使用风能,现在已有三座庄臣工厂完全采用可再生的风电运作。
自 2004 年起,庄臣就在其最大的工厂中部分采用了一种让人惊讶不已的能源:垃圾。

全球能耗量持续攀升。事实上,截至 2040 年,能耗预计会增长近 50%。因此,早在 2001 年,庄臣就开始致力于扩大我们的可再生能源结构。我们很清楚,为了保护地球、减少环境污染和控制成本,使用替代性能源会是一笔十分有价值的投资。

如今,15 年之后,我们已在全球启动了 10 项可再生能源计划,可利用 的能源包括风能、太阳能、废棕榈壳、稻糠,甚至垃圾。目前,我们的全球可利用能源中,有三分之一来自可再生能源。

风能是庄臣投资规模最大的可再生能源。截至 2019 年,我们在密歇根州贝城、荷兰迈德雷赫特和波兰戈茹夫的三家制造工厂均 100% 依靠风能运营。位于美国和墨西哥的另外两家工厂也部分采用了风能。

2009 年,我们在最大的欧洲制造工厂“Europlant”(位于迈德雷赫特)启动了公司首台自有的风力涡轮机。这台高达 80 米的涡轮机可为这座面积达 27.9 万平方米的工厂提供运营所需的近一半电力,而另一半能源也购自风力发电厂。

Huig Maaskant’s “The Boomerang” powered by wind energy.
图片来源:Marilène-Dubois。
庄臣位于荷兰迈德雷赫特的欧洲工厂。

位于贝城的 Ziploc® 品牌袋制造工厂,以及推出了全球备受信赖的佳丽 (Glade®)雷达® 等品牌的戈茹夫工厂均 100% 从周边的风力发电厂采购风能作为动力。

另外,关于垃圾作为能源,也并非玩笑。在我们全球最大的制造工厂 Waxdale,配备有热电联产系统,该系统可利用附近公共填埋场中的废物沼气为工厂提供所需的部分电力。而另一台热电联产系统则利用清洁燃烧型天然气发电。这两套系统总共可提供 Waxdale 工厂所需电力的 85%。

Waxdale 的其他能源来自一对 126.5 米的风力涡轮机,该风力涡轮机于 2012 年开始发电。如今,此设施每年可提供大约 800 万千瓦时电力,足以为 700 户家庭供电,满足了 Waxdale 10-15% 的电力需求。

庄臣在印度尼西亚棉兰和苏腊巴亚地区的工厂,均使用厨余垃圾作为生产流程所需热水的燃料源。棉兰工厂使用废棕榈壳,苏腊巴亚工厂使用废稻糠。

虽然使用风能是我们可再生能源的工作重点,但我们也使用其他能源技术。

2012 年,我们针对废稻糠在印度尼西亚泗水启动了生物燃料计划。这些稻糠在盘式蚊香生产中作为燃料源给水加热。通过避免使用化石燃料,印度尼西亚的这项生物燃料举措每年可减排超过 7,000 公吨温室气体。

此外,中国、印度尼西亚、印度和墨西哥的太阳能项目也有助于提供公司运营所需的热水采暖,包括气雾剂生产和质量控制流程。

与 2000 年的基准相比,我们在 2018 年开展的可再生能源项目总共帮助庄臣世界各地的工厂减少了 62% 的温室气体排放。此外,我们还设定了另一个积极目标,那就是:以 2015 年的 105,353 公吨二氧化碳当量为基准,到 2020 年使我们在美国的温室气体绝对排放量进一步降低 15%。2018 年,我们大幅超额完成了 15% 的减排目标。2017 年,我们的温室气体总排放量减少了 31.6%,降至 72,066 公吨(范围 1:45,388 公吨二氧化碳当量,范围 2:26,678 公吨二氧化碳当量),减幅是我们减排目标的两倍以上。

我们的可再生能源解决方案追求还远未结束,但对于人们对我们所取得进步的认可,我们永远感激不尽。2018 年,我们荣获“温室气体管理目标设定气候变化领导卓越奖”。这是我们第四次荣获温室气体管理气候变化领导卓越奖。

可再生能源风能为庄臣最大的制造工厂供电

可再生能源庄臣在全球各地的可再生能源计划

环境庄臣环境领导力里程碑事件

可再生能源EPA Recognizes SC Johnson as Top User of Green Power

环境SC Johnson Recognized for Environmental Leadership at 7th Annual Climate Leadership Conference

可再生能源SC Johnson Announces Third Site Now Running on 100 Percent Wind Energy

下一节

下一节

下一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