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臣的 Greenlist™ 计划包含四步改进流程:我们 2017 可持续性报告节选

庄臣的 Greenlist™ 计划为确保产品对人类健康和环境的安全性提供了途径。
“对我们而言,透明度是原则问题。帮助人们为各自的家人做出最佳选择是我们的兴趣所至。”–Fisk Johnson

每种庄臣产品中的每种成分都经严格的 Greenlist™ 计划进行评估。其核心是同时考虑到危害和风险的科学性四步评估流程。其基础是持续地收集最佳数据,并以我们不断改进产品的承诺为动力。

作为 Greenlist™ 计划核心的四步评估流程着眼于以下标准:

  • 慢性人类健康危害,如导致癌症或生殖系统疾病的可能性
  • 长期环境危害,这是指在环境中持续存在、积累并产生毒性的可能性
  • 对人类和环境健康的急性风险,如哺乳动物毒性或水生毒性
  • 其他潜在影响,例如某种成分是否会引起皮肤过敏反应

如果某种成分通过了这四个步骤,但没有达到每项标准可达到的最高水平,那么庄臣科学家可根据这些结果寻找更理想的成分。这可促使我们的科学家在为现有产品重新设计配方或开发新产品时使用越来越好的成分。

我们非常谨慎地选择通过四步评估流程各个步骤的成分。在少数情况下,最佳的可用成分(如杀虫剂中的活性成分)可能会无法通过其中某个步骤。在这种情况下,将进行风险评估以确定对人类和环境安全的浓度,然后我们会采取更加谨慎的标准。

风险评估将使用内在安全系数,确保该成分的浓度比可能对人体健康或环境造成影响的最低浓度还要低数倍。

在某些情况下,评估结果可能会显示产品中该成分的浓度低于可接受的水平,从而可用于我们的产品。而在某些情况下,我们可能会选择逐步完全淘汰这种成分,并研究如何使用有经验证的科学依据证明为更好选择的另一种成分来替代它。也可能会改变包装、使用说明或其他产品特点,以减少暴露量。

在健康和科学界,你经常会听到关于危害和风险之间的差异的争论。简单地说,“危害”是指有证据表明一种成分可能有潜在的健康或环境影响。“风险”是指根据暴露量,实际发生这种影响的可能性。

以食盐(学名为氯化钠)为例,如果过度使用,则会有与盐有关的高血压危害。但如果非常谨慎地使用,盐影响血压的风险很低。这是因为危害和风险之间的差异通常受浓度以及个人或环境暴露于该成分的方式影响。

虽然一些人提倡采用以危害为基础的标准,但庄臣认为这属于反应过度 – 就像没有高血压史时不需要去除盐一样。事实上,盐对生命至关重要。如果没有盐,我们就会死去。相反,我们采用同时考虑危害和风险的综合方法,从而在成分使用上做出最明智的选择。 

重要的是,我们探索各种可能的暴露途径,以为所评估的成分确定“比安全更安全”的浓度,并尽量减少与其使用有关的任何忧虑。

我们也不会仅仅因为某种成分在我们的行业中普遍使用或者已获得政府批准就决定使用该成分。Greenlist™ 计划旨在进行科学评估,以确定如何才是正确的,这有时会使我们的标准比传统智慧更严格。
 
对我们而言,透明度是原则问题。帮助人们为各自的家人做出最佳选择是我们的兴趣所至。
Fisk Johnson,庄臣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

Greenlist™ 四步评估流程中的第一步 — 并且也许是最关键的一步 — 是查明是否有有效的科学证据表明某种成分可能会导致慢性人类健康疾病。这包括表明暴露会导致癌症、生殖或发育影响、诱变性或内分泌干扰的证据。鉴于这些影响的严重性以及可能引起消费者的高度忧虑,我们在评估流程中首先考虑这些影响。

第 1 步的数据来源包括:

  • 加州第 65 号提案 (CA Prop 65):该州每年更新的已知会导致癌症、出生缺陷或其他生殖危害的化学品清单
  • 世界卫生组织的国际癌症研究机构 (IARC) 专论,其中包括对超过 1,000 种材料的评估
  • 欧盟和美国职业安全与健康管理局 (OSHA) 对潜在危害的分类
  • 针对特定成分的高质量实验室研究和预测模型(如有)

如果符合我们的标准,并分类为“可接受”或“优异”,则成分通过此评估。我们对持续改进的承诺包括在可能的情况下寻找机会从“可接受”提升为“优异”。如果任何成分,这两个等级都达不到,将触发风险评估(如上文解释)。

我们在第 1 步中采取了大量的预防措施,而我们使用的绝大多数成分都通过了这一步骤。对于极少数没有通过这一步的成分(这往往是杀虫剂等产品的成分),我们设定的安全系数比可能影响人类健康或环境的最低浓度还要低一千倍以上。

单独的一项危害证据并不意味着不应使用某种成分。事实上,在自然界中发现的许多化学物质都含有害的有毒成分。因此,产品风险评估是了解暴露情况并确定在产品开发中是否可以以及如何降低风险的必要步骤。

正如我们的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 Fisk Johnson 所说:“重要的是要记住,天然并不一定意味着更好。” 

无论是来自实验室还是森林,一切都是化学物质。大自然会产生有毒物质(如肉毒杆菌毒素)和潜在的致癌物(如乙醛,可能存在于在咖啡中)。即使是柠檬和玫瑰油也含有数十种化学物质,其中一些化学物质已列入 CA Prop 65 清单,被确定为致癌物质。

所以问题决不应该是:是天然的还是化学的? 相反,问题应该是:是否安全? 更重要的是,某种物质在什么水平下是安全的,在什么时候危险?请了解我们如何确定这个答案。 
Glade® Fresh Citrus Blossoms(清新柑橘花)是首个由大型消费品公司推出的香氛成分 100% 透明的产品系列。

就产品成分展开对话

庄臣长期齐心协力地致力于披露其产品成分的详细信息。例如,我们是第一家 100% 披露某个产品系列 — Glade® Fresh Citrus Blossoms(Glade® 清新柑橘花)— 的香氛成分的大型消费品公司,以此表明可以配制出含人工合成成分的产品,以排除存在于自然界中的已知致癌物质。

Greenlist™ 四步评估流程的第二步是评估成分是否可能具有持久性、生物累积性和毒性,简称 “PBT”。此步骤旨在寻找在环境中停留,在人体内或其他生物体内积聚,以及对海洋和淡水生物有毒的成分。

第 2 步的数据来源包括:

  • 欧洲化学品管理局 (ECHA) 指引
  • 定期更新的 ECHA 高度关注物质 (SVHC) 清单
  • 美国环保署 (EPA) 的 PBT 分析工具 PBT Profiler 及其 PBT 评估标准
  • 加拿大国内物质清单 (DSL) 和 PBT 评估标准
  • 使用美国 EPA 的 Estimation Programs Interface (EPI) 等工具构建的预测模型

与第 1 步一样,如有任何证据表明成分具有 PBT 性质,均会导致无法通过评估,从而触发产品风险评估(参加第 8-9 页)。这包括在分析来自欧盟、美国或加拿大的数据时,只需满足三项标准(P、B 或 T)的其中一项,或者满足其中一项高度持久性和生物累积性(简称 vPvB)标准。vPvB 标准比 PBT 标准更严格,可反映半衰期长得多的成分。

庄臣列出了一系列禁用成分或仅允许在产品中以非常低的浓度使用的成分。该清单称为“不允许”清单。这包括大约 90 种材料类别中的 200 多种独特原料,以及 2,400 多种香氛材料。

这些材料全都符合法律和监管要求,并且经常被我们的竞争对手使用。但是它们不符合庄臣的标准,所以我们只是很少量地使用,并尽量避免使用。

有些成分很快被列入清单,如 PVC。而有些成分需要考虑产品的潜在暴露量和风险,进行更广泛的评估。我们定期审查“不允许”清单,以确保考虑到任何新的科学发现或政府政策或法规的变化。 

尽管我们致力于避免在庄臣产品中使用“不允许”材料,但有时候会出现无法避免的情况。这通常是因为没有具有相同性能或符合制造工艺要求的替代材料,或者因为可用替代材料的成本限制性过高。

在这些极少数情况下,可能批准例外地继续使用该材料,但此类例外情况很罕见,并且每两年在公司的最高层面上进行审查。
通过 Greenlist™ 计划,我们始终致力于以科学为指导改进我们的产品。最近的一个例子是佳乐麝香,这是一种香氛成分。美国环保署和欧洲化学品管理局不将其视为 PBT。而且,我们仅在比全球监管机构认为安全的浓度还要低几百到几千倍的浓度下使用该成分。

尽管如此,一些研究表明佳乐麝香可能在环境中具有一定程度的持久性。因此,我们认为做出改变是正确的。通过 Greenlist™ 计划收集的新科学数据,我们找到了更好的替代品,并于 2016 年开始逐步淘汰佳乐麝香。

不同于第 1 步和第 2 步所评估的长期影响,Greenlist™ 四步评估流程的第三步旨在寻找具有潜在短期影响的问题。这些急性影响包括皮肤刺激、挥发性有机化合物 (VOC) 释放到空气中,以及水生毒性等一系列影响。

第 3 步的数据来源包括:

  • 供应商提供的安全数据表
  • 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的 TOXNET,这是用于搜索毒理学、危害和环境健康数据库的资源
  • 评估化学品对人类健康和环境的潜在影响的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 (OECD) 指南

Greenlist™ 评估流程的第 1、2 和 4 步采用了“可接受”和“优异”的成分分类,这是基于支持该分类的科学证据数量确定的。

然而,对于急性影响,对于存在不同程度的影响这一观点已达成科学共识。基于此,对于第 3 步,我们采用三个分类:“可接受”、“良好”和“优异”。该分类遵循科学的最佳实践。例如,我们的生物降解性标准遵循广泛使用的 OECD 标准。刺激/腐蚀遵循化学品分类及标示全球协调制度 (GHS),这也是可靠的国际公认数据集。

我们某些产品的预期用途也会影响成分评估。例如,我们希望我们的杀虫剂对虫子有毒,但对人类安全。所以,对于某些成分,当用于某些产品时,我们允许存在不同程度的影响。 

… 庄臣将会帮助广大消费者更加了解清洁产品中可能诱发皮肤过敏反应的化学物质。同时,庄臣也再次为其他公司树立起了更高标杆。这种较高程度的透明度浪潮将席卷其他行业,并很快成为各大公司的新标准,让其以庄臣为榜样,致力于向消费者披露更多成分信息,而非有所保留。
环境保护协会联合创始人兼主席 Ken Cook
Greenlist™ 计划旨在实现持续改进 — 无论是对我们的产品还是计划本身。Greenlist™ 四步评估流程的最后一步关注的是仍在开发数据和方法的领域,因此在用作危害评估方法方面可能未获得监管机构认可或未达成广泛的科学共识。在这一步中,我们可能会考虑将来添加到 Greenlist™ 计划的新标准。

目前,第 4 步重点关注的是皮肤过敏原 — 对于这个领域,世界部分地区已采取了一些监管措施,但尚未达成国际或行业共识。我们希望超越传统,为消费者提供更高的透明度,因此我们开发了一套科学性外部验证流程,用于识别可能存在于我们的产品中的皮肤过敏原。

重要的是,庄臣产品中使用的皮肤过敏原含量十分低,故而极不可能导致新的皮肤过敏症或诱发过敏反应。尽管成分用量十分低,不太可能引起问题,但我们认为这些新的 Greenlist™ 标准可为消费者提供更多有用的信息。

我们的皮肤过敏原评估数据来源是我们的 368 种皮肤过敏原清单。根据信息的可用性和过敏原的存在情况,分为“可接受”和“优异”。我们的产品可能仍会使用列入该清单或预计是皮肤过敏原的成分,但我们会相应标记清楚。
在此以皮肤过敏原为例,说明浓度水平有多重要。庄臣产品中使用的皮肤过敏原含量十分低,故而极不可能导致新的皮肤过敏症或诱发过敏反应。

尽管如此,我们对过敏原的了解越多,越透明地分享这些信息,就越能帮助家庭做出明智的选择。所以,在 2017 年,作为又一项行业领先的举措,庄臣发布了所有 368 种可能最终出现在我们的产品中的皮肤过敏原。

我们于 2017 年 5 月在 WhatsInsideSCJohnson.com 上发布了庄臣产品所包含皮肤过敏原的完整清单。我们在 2017 年 12 月再更进一步地提高了透明度,即按产品列出特定的皮肤过敏原。

这项新的透明行动超出了欧盟和美国的监管规定,这两个地区均无要求披露过敏原的规定。这只是反映我们整个信息透明理念的其中一个例子。
2017 年可持续性报告
在超过 25 年的时间里,我们都公开报道庄臣的环保工作和影响,在透明度方面做行业表率。现在,来看看我们的最新成果。
查看报告

环境庄臣环境领导力里程碑事件

Fisk JohnsonFisk Johnson,庄臣现任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

可持续性报告庄臣树立了新的透明度标准

透明度庄臣成分透明度发展史

环境企业行动:消费品论坛,可持续清洁宪章

成分成分透明:庄臣提供产品成分列表以便您为家人做出满意的选择

下一节

下一节

下一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