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再生风能为庄臣供电

庄臣使用风能为其最大的制造工厂及其他工厂供电

庄臣最大的全球制造工厂占地面积相当于 36 个美式足球场。该工厂依靠可再生能源运营。
每年如何减少近 6,000 公吨的温室气体? 当然是建造自己的风电设施。
向上看。不是,往最上面看。Waxdale 是庄臣最大的制造工厂,这里的风力涡轮机有 126.5 米高,相比之下,周边的大部分建筑物显得很矮小。我们须取得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的批准,才能建造这些涡轮机。请记住,它们不是在遥远的风力发电厂。它们就在我们的工厂和社区。

但在节能方面,高耸的涡轮机有一大好处。我们的风电设施每年可提供 800 万千瓦时的电力,可满足 770 个家庭的用电需求,与化石燃料相比,可减少约 6,000 公吨的碳排放。
涡轮机也象征着我们对子孙后代的承诺。
Fisk Johnson,庄臣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
Waxdale 位于威斯康星州芒特普莱森特,生产的一些产品颇受消费者青睐,如佳丽 (佳丽®)、碧丽珠®、Scrubbing Bubbles® 和 Windex®。事实上,这是我们最大的全球制造工厂,占地面积相当于 36 个美式足球场。因此,利用可再生能源提供运营所需的电力绝非易事。
 
从 2003 年开始,我们在 Waxdale 安装了第一台热电联产涡轮机。该涡轮机利用周边公共填埋场的废物沼气,每小时可提供 3,200 千瓦的电力和 19,000 磅蒸汽。第二台涡轮机于 2005 年安装,利用清洁燃烧型天然气满足另一部分庞大的电力需求。
 
但是,为了在厂区提供更多的可再生能源,我们必须着眼于其他能源来源。探索过风能和太阳能后,在 2010 年我们开始与社区及当地、州和联邦监管机构合作,希望获得批准,从而在我们的 Waxdale 工厂增添至少一台大型风力涡轮机。
Waxdale 是庄臣最大的全球制造工厂。该工厂占地 20.4 万平方米,利用风电生产 Windex®、佳丽 (佳®)、OFF!®、碧丽珠® 和 Scrubbing Bubbles® 等品牌的产品。
2012 年 12 月 18 日(星期二),我们在 Waxdale 安装了两台风力涡轮机。每台涡轮机高 126.5 米,采用特别设计的叶片来充分利用风的动能,并将其转换成电力。两台涡轮机每年总共可提供约 800 万千瓦时的电力——可满足 700 个家庭的用电需求。

最重要的是,Waxdale 的风力涡轮机帮助我们每年减少近 6,000 公吨的温室气体排放 (GHG) 量。从客观角度来看,据美国环保署表示,客运车辆每年平均排放约 4.7 公吨的温室气体。所以,这相当于我们的制造流程每年能够抵消大约 1,300 辆汽车的 GHG,从而减少我们的碳足迹。
顶部 : 两台可为 Waxdale 运营提供 15% 电力的风力涡轮机的其中一台。
底部 : 我们的热电联产系统可为 Waxdale 提供 85% 的电力。
Waxdale 制造工厂的庄臣风力发电涡轮机
现在,Waxdale 基本能够在工厂内做到电力自给自足。然而,这并不是我们唯一的替代能源举措。事实上,对于可再生能源,变革之风已经出现了一段时间。
 
到 2017 年,我们有三家工厂 100% 依靠风电运营:
 
  • 制造 Ziploc® 品牌袋的密歇根贝城厂;
  • 制造佳丽 (佳丽®)、威猛先生 (Mr Muscle®) 和 Duck® 等品牌产品的荷兰迈德雷赫特厂;以及
  • 制造佳丽 (佳丽®)、Pronto® 和雷达 (Raid®) 等品牌产品的波兰戈茹夫厂。
 
贝城厂和戈茹夫厂从周边的风力发电厂购买风电。迈德雷赫特厂也效仿此举,但同时还使用其 2009 年安装的 80 米高的风力涡轮机发电,该涡轮机可供应大约一半的电力。
 
此外,庄臣还开展变废为能的项目,在印度尼西亚的两家制造厂将厨余垃圾转变成燃料源。在棉兰,我们将废棕榈壳作为燃料源,用以加热盘式蚊香生产中的用水。在泗水,我们使用稻米的废稻糠。在这两个案例中,项目将废品转入价值链中,而不是简单地抛弃。
 
得益于这些举措的共同影响,我们在全球使用的能源当中,有近 33% 来自可再生能源,而且与 2000 年的基线相比,我们的温室气体排放量降低超过 50%。
 

可再生能源庄臣使用风力、太阳能、厨余垃圾和其他垃圾等可再生能源

环境庄臣环境领导力里程碑事件

可再生能源庄臣在全球各地的可再生能源计划

建筑庄臣欧洲工厂的“回旋镖” 给人以灵感的建筑不断涌现

公司情况说明书:庄臣 Waxdale 工厂

下一节

下一节

下一节